道议程:DAO的定义及其特色

我们认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DAO)将是一种继承区块链的基本价值观,社区共识自主且智能合约化,即每个组织的管理和运营规则高度自治,再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将所有规则编码在区块链上,从而在没有人为违背或第三方干预的情况下自主智能化运行,并以发扬大至全人类小至三五人的集体智能的合作运动(正和博弈)为发展策略,使得组织能够完全按照预先设定的目标和规则实现自运转、自治理、自演化,进而实现组织的最大效能和价值流转。最后,它还是能够无障碍地享用区块链的所有资源,并且主旨和风格极其丰富的组织形式。

DAO 有望成为国家、市场、公司之外的第 4 种组织形态,最大化地实现组织的效能及价值流转,带来全球范围的新的人类社会变革——DAO不是针对哪个国家但它的确会超越国界,它要带来的是全人类的社会变革。DAO的破壳而出,和比特币的出现一样,是时代的需要,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

这也就是说,首先我们认为DAO(组织)是存在于以太坊世界计算机(以太坊公有链)上的架构上去中心化的可编程计算实体。DAO是不受任何个人控制而自治的,并且是可以抵抗外部干扰的。

DAO在其成员和整个社区自由地集体参与和集体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的组织中的作用,体现在执行诸如投票表决这样的共识机制,使得其成员能够对融资活动、运营的优先级进行管理,以及将社会价值融入其组织。

DAO社区可以达成共识,以与其它DAO合作或共同努力,也可以达成共识以通过从现有DAO中““分叉”来升级DAO或创建新的DAO,从而保留原DAO的现有功能,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并在实践基础上最终做出取舍,乃至完成高阶进化。

任何人都可以在DAO上提出建议,而不仅仅是社区(DAO)成员。

DAO成员可以根据其在DAO的总声望中的占比拥有,获得,授予决策权,然后可以在其投票活动中进行扩展,而不必局限于每个选民一票。

DAO还可以实施专门的共识算法,以在社区就将要实施的算法达成共识时,能够做到并不需要每个社区成员对每个提案都进行投票。这可以提高大规模DAO决策过程的效率。

DAO有助于组织,集体智慧驱动的决策制定和资源分配,以实现合作型社区驱动的协作。 DAO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计算架构,通证和智能合约的独特功能,以传统组织机制所无法实现的方式,超越了协作活动规模的限制,并安全有效地执行了决策和资源分配机制。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计算架构可提供远远超过服务器或云设施的计算效率,透明度,内容验证,和访问及控制的安全性。通证技术带来DAO的独立自主的经济生态、精神文明、产权保护。智能合约功能则通过实现自主运行和代码透明的可抵抗人类审查驱动的,不可改变的防审查执行决参数和方法论,使社区团结起来,具有能够抵抗腐败的集体智慧,能够抵抗外部或集中的干扰/逮捕或扣押,并且能够敏捷和自我完善。

道议程就是遵循上述理念的,以太坊之上的,让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繁衍生息、蓬勃发展的平台。具体而言,它可以承载的DAO的特色主要有:

  1. 继承区块链十年实践形成的基本价值观 自2009年1月比特币出世以来,区块链逐步形成了与中心化世界迥异的价值观,如去中心化、去审查、去信任、公开透明、匿名等等。

  2. 社区共识自主且智能合约化,并遵从“智能合约即法律”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是用程序代码定义合约参与方的承诺,并能够完全抗干预地根据承诺自动执行包括转账通证在内的约定条款的协议。以太坊智能合约被部署在以太坊这个去中心化的超级计算机里,也就是说以太坊由很多台计算机协同提供智能合约的运行环境,包括CPU、内存、显卡、硬盘等等。

    代码即法律,是1999年Lawrence Lessig教授在他专著《Code》中提出的思想。但在其后的二十年里技术界、产业界、法律界似乎并没有取得一致意见。想要“代码即法律”这命题成立,可能需要以下几个前提:

    ----代码是可靠、安全的,且符合社会主流和进步的价值观。否则,这样的代码所代表的法律很可能是“恶法”。

    ----代码所承载的具体业务场景,可以对相关当事方直接产生相应的权利义务或责任。否则,代码只能成为判断相关行为法律性质的辅助工具。

    ----代码所体现的交易模式,应该是取得社会多数共识的,至少在相对独立的行业或领域是如此,人们在参与时对其运行的性质、意义和所产生法律后果的认识是客观和正确的。否则,代码的运行可能难以代表相关参与方真实意思表示,也就可能达不到应有法律效力。

    智能合约允许在不同的匿名方之间进行可信交易和协议,而无需中央机构,法律系统或外部强制执行的机制。它们能够使得代码、交易、状态和数据透明、可追溯且不可逆转(抗审查)。也非常便于人们自由选择。

    因此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知道,智能合约一旦被部署到以太坊上,它就不可能再被修改、被删除或者被停运,它也就永远摆脱了人为干扰的可能,而只按照既定代码里的规则与逻辑工作。

    道议程坚持社区共识自主且智能合约化,也就是说道议程能够让任何DAO的全体成员通过共识来构建出组织规则,共同维护组织规则——但规则的执行则不像中心化世界那样安排人来执行,而是直接交由智能合约,以此来确保执行能够抗人为干扰以及抗任何第三方的干扰并且真实有效!

    由于 DAO 运行在由利益相关者共同确定的运行标准和协作模式下,组织内部的共识和信任更易达成, 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组织的信任成本、沟通成本和交易成本,并最大程度地提升组织的协作效率。

    道议程通过智能合约来承载各个DAO自己的成员所共同制订的治理规则和发展策略,并通过智能合约保证这些规则和策略得到严格的管理和执行,而且道议程还能使得相关的数据完全公开透明,为DAO的治理、不同DAO的竞争和协作等等提供可靠基础和强有力的保障。

  3. 合作承诺和集体智慧(Cooperative Engagement and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以合作承诺(Cooperative Engagement)为核心而构建的团体理性(collective rationality),与集体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双管齐下,其优势将在公平、公正和高效率等方面等到充分的体现: 第一,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有赖于智能合约,DAO中的运转规则、参与者的职责权利以及奖惩机制等均公开透明,并得到可靠的执行。此外,通过一系列高效的自治规则,在通证和声望等关键因素的作用下,相关参与者的权益得到精准分化与降维,即给那些付出劳动、做出贡献、承担责任的个体匹配相应的权利和奖励(包含代表物质奖励和精神嘉奖的各种通证奖励),以促进分工以及权利、责任、利益、保障更为灵活、合理和可靠,使得组织运转更加协调和有序。 第二,集体智慧是一种通过合作,集体行动(collective efforts),以及很多人之间的竞争而产生的共享的或者群体的智慧,它常常出现于共识决策过程中。在传统的朴素的定义里,集体智慧指的是没有人知道所有东西,每个人都知道一些,任意成员的知识可以通过即时问答的方式与他人分享。 集体智慧需要存在四项基础原则,即开放、对等、共享以及全球行动——道议程不但可以完美地贯彻这些原则,而且还能增加这几个原则的辐射维度。譬如任何人或组织都可以为DAO提供应用模块,前面已经介绍过,这些应用模块由功能库和规则库两部分构成,为DAO的治理和运营提供帮助。又譬如,在勿需任何许可的情况下,一个DAO可以直接享用另一个或者几个DAO的共识规则,因此它们的共识规则,是写在公开透明的智能合约里;同样勿需许可,一个DAO甚至可以直接构建在另外一个或几个DAO的基础之上。到此为止,相信很多人已经恍然大悟:道议程是调动人类的所有智慧来构建各种各样的DAO。 道议程能够让全人类以及各种DAO在发挥集体智慧的基础上,在兼顾完全独立自主以及博采众长的前提下,通过合作、适当的隐私保护和共识构建适合各种DAO自身发展的各种规则,并最终形成富有自己特色的合作社区的发展策略。这些发展策略最终被道议程转化为智能合约,得到有效的保护和执行。 需要说明的是,道议程首先是一个能够为DAO提高所需的智能合约的框架。说它是框架,原因是道议程只提供一个基础结构,它让任何人或者任何组织都可以自由地为DAO的规则建设提供帮助——在结构上,我们称之为“应用模块”。每个应用模块都由两部分组成:功能库和规则库。功能库为DAO提供各种各样的功能,譬如任务管理功能;规则库则能够使得每个DAO都可以自定义自己需要的这一功能的具体应用规则,这些规则最终由每个DAO通过自己的决策(如社区通过讨论达成共识)而确定下来,并转为智能合约部署到以太坊里。决策的意思是,譬如在什么条件下(是全体成员过半数同意,还是需要三分之二同意),可以往白名单功能库里面增加一个ETH地址。 由此可见,道议程底层可以封装支持DAO及其衍生应用的所有基础设施——互联网基础协议、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为技术支撑,以社区共识自主、智能合约化等治理手段为组织的智能化管理支撑,通证(包括以货币属性为主的通证和以荣誉属性为主的通证,以及货币和荣誉属性兼备的通证)和声望(reputation)作为DAO 治理过程中的重要激励手段,从而使得货币资本、人力资本以及其他要素资本充分融合,更好地激发组织的效能和实现价值流转。 DAO高度依赖于去中心化自治共识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nsensus),团体理性和集体智慧集于一身的DAC就是一家DAO的价值核心。而道议程的核心理念,就是通过调动全人类的集体智慧,来共同为DAO的发展提供基石。

  4. 可以无障碍地享用区块链的所有资源 自由享用区块链的任何资源,是最大化体现公平,极大地发挥人类智慧的必备条件。而如果一个平台能实现这一目标,那么它就会像以太坊当年在白皮书里将自己定位为“加密货币世界的安卓”(Our goal is to provide a platform for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s - an android of the cryptocurrency world, where all efforts can share a common set of APIs, trustless interactions and no compromises. )一样具有非凡的意义。道议程(DAism)目标远大。 道议程有一个独特的注册机制,让任何DApp都能轻松地在它这个平台上完成注册。此后,道议程里面的所有DAO,就可以自由地检索每个DApp所提供的服务或产品,并且在决策基础上,可以自由地享用这些服务及产品。 所以道议程非常像电商平台淘宝或者亚马逊(Amazon)。DAO是消费者,DApp是卖家。

  5. 主旨和风格极其丰富多彩 由安保到民生到文化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DAO可以有千千万万种不同的目标,也可以有极其丰富的风格。 道议程和以太坊一样,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平台。就像我们能够自由地在以太坊上发起一个ICO那样,又或者像我们可以在WhatsApp或者Wechat自由地构建群组一样,我们可以自由地构建任何目的、任何形式的DAO。

  6. 赋予DAO至强的生命力 虽然有点敏感,但毋庸讳言,区块链带来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未来,它与目前高度中心化的现实世界必然会发生尖锐的摩擦。道议程(DAism)将赋予所有的DAO最强大的DNA,使之能够在任何逆境中顽强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在道议程这个平台上,有智能合约作为无法人为干预的执行工具,实际治理DAO的还是其成员的集体智慧。道议程能够极大地阻断中心化世界的各种干扰。我们相信,凭藉人类的智慧,通过不断的摸索,我们能够让DAO不再只是一个概念,而是一场全球性人类社会的革新实践。